首页 >> 网上服务 >> 公共服务 >> 社保 >> 社会福利

喘息服务给失能老人看护者“放个假”

发布时间:2021-11-04 09:15:50 来源:惠州日报
浏览字号: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赡养老人是子女应尽的义务,但长期照顾失能长者,难免身心俱疲,经济上也容易陷入窘境。

  为让长期疲于照顾失能长者的家属“放个假”“喘口气”,今年6月起,惠城区在全市范围率先探索试点喘息服务,帮助部分长期疲于照顾半失能、全失能长者的家属从繁杂琐碎的生活中抽离出来,得以稍作休整。

  “喘息服务”本质上是公共福利兜底保障的“加法”,可以预见,一旦推广开来,此举能让不少家庭切实受惠。


  措施

  每名失能长者最多可获10天补贴

  每个失能长者的背后,都有一个坚强的家庭。家属长期照看老人,其精神和体力消耗巨大。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数据,惠城区常住人口155.88万人,其中60岁以上有15.89万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超过10%。而半失能、全失能老人大多需要家人全年无休地照顾,导致家属在经济上、心理上承受着双重压力。

  “解决这一困难,政府责无旁贷。但限于财力,让所有失能老人全部住进养老院显然有难度,公共财力也无力承担。”惠城区长者服务中心权益保障部负责人张利明说。

  针对上述情况,今年4月13日,《惠城区喘息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正式印发。这意味着,具有惠城区户籍且在本区居住、年满60周岁的中度或重度失能长者,可以申请入住指定养老机构,每人可享一次喘息服务试点财政专项补贴,补贴标准为重度失能者补助200元/天,中度失能者补助150元/天。正常收费高于标准的,超出部分由长者家庭承担。每名长者最长可获得10天补贴。试点至今年12月20日结束。

  “通俗地说,就是以政府补贴的方式,让失能长者全托至养老院10天,让其家属可以松口气。”张利明说,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快,失能老人的家属们迫切希望缓解压力,对喘息服务呼声也逐渐高涨,喘息服务试点正是基于这一初衷而展开的。


  反响

  喘息服务让家庭养老压力得到缓解

  通过申报与筛选,惠城区本次试点选取了3家养老机构作为喘息服务的定点机构,包括惠州市曾求恩护养院、惠州市惠城区杏健老年护理院、惠州市承康之家国际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据初步统计,从6月份试点开展喘息服务以来,该区已享受喘息服务的长者有39人,其中有10人正在享受喘息服务,喘息服务让家庭养老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85岁的林招群及其家属就是第一批受益者。由于胸腰椎压缩性骨折,林招群行动只能依靠轮椅,如厕也只能借助辅助器具完成。

  林巧英是林招群老人的大女儿,今年也已60岁。两三年前,她是照料母亲的“主力”。而随着外孙出生,带孙子成了她的“主业”,照料老人的主要任务落到了弟弟与弟媳身上。但弟弟与弟媳忙于上班,每天早出晚归,老人平时单独在家不仅孤单无趣,中午吃饭也成了大难题,安全隐患更是让人担心。即便如此,子女们还是轮流担负起了赡养和照料的责任。直到他们看到惠城区试行喘息服务的消息,于是决定尝试一下。

  今年7月,林招群入住惠城区杏健老年护理院,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也让疲惫不堪的家人得以休息。林巧英告诉记者,比起家里,专业养老机构无论是食宿条件、护理条件还是休闲环境都要好得多。在享受政府补贴的喘息服务10天后,家属们经过反复斟酌,为老人缴费办了正式入住手续。


  声音

  喘息服务为广大市民提供更多养老选择

  此次政府对失能长者家庭的补贴标准为重度失能者补助200元/天,中度失能者补助150元/天。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截至目前,绝大多数接受喘息服务的长者家庭在10天内都无需自付费用。

  “从接受喘息服务的长者来看,政府补贴已足够日常护理开销,家属们几乎不需要额外支付其他费用。”惠城区杏健老年护理院负责人徐雄威说,倘若个别长者需要特殊护理、特殊用药,则需家属承担超出部分费用。喘息服务从某种程度上也成为广大市民了解和体验养老院生活的新途径,为他们提供更多养老选择。

  市民罗姨告诉记者,她母亲叫邬彦媚,今年80多岁,思维有时候不太清晰,有时连自己的家人都认不出。今年7月底,邬彦媚在杏健老年护理院住了10天,得到专业人员的悉心护理。“平时我要一边带两个孙子,一边照顾老人,每天都在‘打乱仗’,有时觉得自己要累倒了。”罗姨说,经过10天的专业护理,母亲气色有所改善,且临出院时养老院护工们还特地教她正确护理老人的方法,让她受益匪浅。“每个人都会变老,越来越多人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状态,十分辛苦。希望政府能继续关注老年人家庭,尤其是居家养老的失能长者家庭,创造更多喘息机会,让我们能够‘歇一歇,再启程’。”

 记者游璇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