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上服务 >> 公共服务 >> 婚育收养 >> 婚姻

多彩七夕染鹅城

发布时间:2021-08-15 17:02:43 来源:惠州日报
浏览字号:

  七夕节的清晨,女人们用浸过鲜花的水洗脸洗手后,好戏才真正开场,那就是亮女红:有人拿出刺绣的枕套,有人拿出绣好的门帘,还有人拿出绣好花准备结婚的被面、剪裁好的新衣……谁的手巧,谁的艺精,一目了然。这既是才艺比拼,也是相互的学习交流。

  何谓多彩七夕节?因为这是女人们装饰起来的节日。华夏大地的七夕风俗,多源于牛郎织女的神话。惠州城的七夕,与广东各地大同小异,属心怀虔诚、礼节繁缛并代代传承之习俗。先是农历七月初六晚上开始拜七姐,女人们有一套庄重的拜七姐仪式。事先采摘香花草、蔷薇、茉莉、夜合、含笑花、米兰、玉兰花(没花采叶)等七种鲜花。夜幕降临,她们燃上清香,虔诚叩拜,各自向七仙女诉说自己的心愿。大多是祈望婚姻如意、夫妻和睦以及家庭老少平安。事毕将鲜花浸在水盆,置于天井处(惠州的建筑有天井),准备夜晚承接七仙女洒下的甘露。这个习俗保留至今。

  这是女人们心心念念的夜晚,因为下半夜就要到东江或西枝江汲水了。这个情节,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水语》有记:每以七月初七鸡初鸣,汲江水或井水贮之,是夕水重于他夕数斤,经年味不变,益甘,以疗热病,谓之圣水,亦曰天孙水。若鸡二唱,则水不然矣。”意思说下半夜三点左右就要汲七夕水了,过了这个时辰则不灵。惠州民间汲七夕水已成为传统。这里还有美丽的传说,传说七月初七子时过后,南天门上,仙乐飘飘,天上七仙女齐齐下凡降临人间,她们手执甘露瓶将甘露洒向江湖井泉,为人间送上可治疾的圣水。每逢这个时辰,老街小巷的女人成群结队到东江挑七夕水,以至水桶溅出的水珠在街巷形成一条长长的水路。惠州方志记载:“七月七,(水满溢出桶外,滴答落地的声音)。七夕水,担几埕(埕:装水的陶器)。”人们挑回来的七夕水就小心装到埕或瓦罐里,以备一年之用。家人上火喉咙痛,喝上一碗,润喉清爽。若小孩子长“猪头腮”(腮腺炎),用七夕水磨无患子树的树根成汁涂抹在患处可见效。更神奇的是,七夕水在埕或瓦罐放上一年仍清澈凉爽且不长沙虫。汲水习俗同样保留至今。

  清晨,女人们用盛满鲜花的盆的水洗脸洗手后,七夕的好戏才真正开场,那就是亮女红技艺:有人拿出刺绣的枕套,有人拿出绣好的门帘,还有人拿出绣好花准备结婚的被面,有人拿出剪裁好的新衣……谁的手巧,谁的艺精?一目了然。这既是才艺比拼,也是相互学习交流切磋。旧时女子多封闭在家,能借七夕乐一回岂不美哉!故而这日也叫乞巧节。

  由乞巧节延伸是惠州古城悠久的纺织史。惠州古老的童谣不知唱了多少代人,其中不乏纺织内容。如《老鼠仔》:“老鼠仔,打千秋,打泻(打翻)大哥一罂(一瓶)油,大哥转来(回来)闹(骂)大嫂,大嫂渍麻(将泡在水里的苎麻辟成细丝)嘴揪揪(不高兴时撅嘴状)”。那时,家家女人都渍麻纺丝,之后纺织成布,不然,家人没有衣服穿。还有童谣《嘀嘀嘀》:“嘀嘀嘀(唢呐声),扫净地堂耕(耕为纺织)故丝,问下爷娘(爹娘)耕几多,耕多六丈做爷衣。爷着(穿)白衣骑白马,女着红裙转(回去)外家(娘家)……”尤其这首有南北朝乐府民歌韵味的《嘀嘀嘀》,可见惠州城纺麻织布的历史不少千年。直至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经济困难时期、穿衣凭布票的年代,惠州还有居民纺织麻布,自己做衣服穿。现惠城区桥东一带有一处地方叫“花园围”,这名字只随口一念,顿时叫人联想起花园里百花盛放的美好情景。的确,这里过去有许多做女红的绣坊,那些精致、叫人爱不释手的绣品,可不是如花儿一般的吸引人么?

  女红,是过去惠州女人生活必备的技能之一,七夕里顺理成章为古城女人又一道亮丽风景线。

苗理洁